goody two shoes

想當個好人

【蔷薇少女】【汞惠汞】一些妄想

惠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呢。


白色的恶魔嘤语着。她的声音纤细柔软,像是乳白色的雾中那一丛白蔷薇,在妳迷茫之际轻柔的牵起你的手,再以她带刺的双臂拥抱妳。不,她并没有拥抱妳,我亲爱的黑色天使。相反的她带走了我,她从镜子里窜出,粗暴的白色荆棘把我抱了个满怀,那带着香气的细刺扎进皮肤深入血管,铁锈交织着蔷薇,她和从窗台进来的妳完全不同呢,水银灯。她是真正的恶魔,而妳是个强装心狠的天使,属於我的天使。可妳这回失算了呢,水银灯,妳爱我,却背弃了那个么妹,妳瞧瞧她,长着一朵白蔷薇的眼球都难过的要淌出泪水,她只是寂寞啊,这下可好了,我得去给她做苗床了,心灵精神化为粮食囫囵下肚,她会喜欢吗?你说,像我这麽个体弱又扭曲的破烂女孩儿,妳为何要爱我呢?

看啊,我脚边这些同伴们,他们都和我一样犯下了天大的错误,那就是爱上妳们,水银灯。我们为蔷薇少女们所用,牺牲生命,劳动心神,只为令妳们那无机的脸孔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。可结果如何?我们终是得死在蔷薇少女的手下,我们的心灵回忆将化作白蔷薇的营养供她苟延残喘,而妳们,只要摆摆手令人工精灵继续寻找下个受害者就行了。可妳们不会这麽做,妳们要成为爱丽丝,为了博取妳们那无良父亲的怜爱——可是妳是不一样的,是啊,妳比任何人都更爱妳的父亲大人,和我截然不同,但妳却也爱我,所以妳杀戮,妳手刃了妳的姐妹,只为了延长我的生命,是吧?别嘴硬了,妳知道我说的是实话。也正因如此我才喜欢妳呀。

可如此妳那渴望被爱的妹妹便要伤心了,雪华绮晶,想想她,她打从出生起便没了妳们的陪伴。姐妹,身体,父亲大人——她一个都没有啊,妳看见了吗?她那露在外头的眸子是金黄色的,就像我们那晚许下的誓言,故作神圣的用被单罩住头顶,彷佛自己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,但妳只相信妳的父亲,而我只相信妳唷,水银灯。我愿意承担那个孩子心中无尽的憎恨和渴望,却不愿意签下契约,只因我已属於妳,我又怎麽能在心里没有她的情况下成为她的主人?这只会招致罪孽,永远无法消去的罪孽,是妳这美丽的黑色天使也无法带走的罪孽。

妳是多麽的温柔,以致於无法狠下心来利用我。可那孩子便不一样了,我无法给她我的心,便只得交出我的身体,对,这副残败破碎的抱病之躯。她会心怀感激的收下这副躯壳,成为至高无上的少女,而我将成为永远——那从古至今无人能体会的,甘甜的诱惑啊。妳会品尝到绝望,水银灯,那是妳数世纪的生命中鲜少体会到的情感,因妳是姐妹中最为狂妄之人,只有裙摆上摇曳的逆十字能令你痛苦哀号徬徨不安。但这将不再是事实,我将成为妳那美丽的心脏(蔷薇圣母)上一道可怖的伤痕,我不会是妳的“前主人”,而是名为“柿崎惠”的梦魇。当妳看见那枚可憎的戒指时,妳将会首先想起我的歌声,而不是父亲大人的期望。这不是很棒吗,水银灯?我将取代父亲大人成为妳心中最为重要的存在,如此我们便是共犯了,亵渎崇高美好父爱的共犯。而这将会是我送给妳最棒的礼物。

为了即将到来的惊喜,请原谅我会暂时离开妳的身边。还记得吗?那天晚上妳为我戴上了戒指,留下了诅咒,带来了救赎,两个任性的小女孩使着性子连死都不愿分开。所以请相信我对妳的爱,我绝不会背弃妳,我的黑色天使,我知道妳必定会追着我来到这个地方,所以我会在这里献祭,为这高贵美丽的爱丽丝游戏献上我的躯体,我的心,我的爱。我将盛大的欢迎这场游戏,并为我能参与这崇高的演出而虔诚行礼。

为了我们再次相聚的那一日。